月島隨意翻著手中的書,卻一個字也進不了腦袋。

 

有點煩躁。

 

可能是不習慣和王者獨處吧?不找個藉口,與日向和山口一同離開的我,大概是有那裡不對勁吧?

 

月島這麼想著,擱下手中的書,撐起下巴看著眼前和一題數學奮戰了十分鐘左右,卻遲遲不開口請教的人。

 

王者的臉一如往常的繃著,但眼神有著顯見的苦惱。那種憋屈的模樣,讓月島嘴角仰起些微弧度,一股優越感油然而生。

 

除了排球外,一無是處的笨蛋王者。

 

月島在心裡嘲笑,卻又忍不住想著:如果本質上不是個把心思全放在排球上的笨蛋,或許智商還是夠用的,而且就算總是一臉凶狠嚴肅的模樣,也掩不去那俊拔的臉孔及看似高冷的氣質,應該還是會有些只看臉孔的仰慕者吧?

 

尤其,當王者綻放發自內心的笑容……

 

視線忍不住落在王者的嘴唇上。

 

顏色偏淡、嘴唇略薄、嘴角微垂。

 

一雙平凡無奇的唇。究竟,是如何倂發出那種算是犯規的笑容?

 

想不透的,還有看到那種笑容,有些失序的心跳。

 

眼界中的唇,突然被一隻手用力的抹過嘴唇,原先淺淡的唇色,瞬間變得艷麗起來。

 

「抹掉了嗎?」

 

「什麼?」看得入神的月島,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我的嘴唇上有東西吧?」影山一臉疑問。

 

「沒東西。」月島意識到方才想了些什麼,不太自在的撇開視線。

 

「沒東西你一直看什麼看啊?」影山語調揚起,解不出題目已經讓他夠心煩,又赫然發現外來的不明視線,專注得讓他除了心煩又加上心慌,現在又得不到合理的解釋,火氣一下子就竄了上來。

 

「我只是在想──」月島原本想隨便呼嚨過去,但看到王者那一副在意到無以復加的表情,隨即改口,連帶的連笑容也切換成挑釁模式,「王者的吻,應該也是專橫、獨裁的類型吧。」

 

「啊?」影山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才不是!」

 

「不是就證明給我看啊。」月島看著快要撲過來的人,笑意越來越明顯。

 

真容易煽動啊,單純又笨的王者。

 

「證明就證明!誰……」

 

影山反駁到一半,那張戴著眼鏡得臉迅速逼近,他得下巴突然被掐住,接著一個溫暖柔軟的觸感貼上嘴唇。

 

影山腦中一片空白。

 

不知道過了多久,才聽見一句,「王者的吻,意外的沒勁啊。」

 

月島抽身將距離拉回原先,故作冷靜的說著,但耳根子卻微微發熱。

 

玩火太過,會引火上身。

 

月島此刻深有所感。

 

為什麼事情會發展成這樣,他也不明白。

 

「誰誰、誰讓你突然親過來的啊!」

 

影山一把扯住月島的衣領,一個用力過猛,兩人間的距離,又近得可以感受到彼此的氣息。

 

腦中自動回放方才發生的事,影山漲紅了臉,連忙鬆手不敢再看向月島。

 

「是你說要證明,這是最快也最簡便的方法。」

 

月島說著,卻不知道這個看似合理的解釋,該如何詮釋不合理的行為。還有,想說服的對象──到底是王者,亦或是自己。

 

「好歹先打聲招呼啊!」

 

月島被吼得恍惚了幾秒後,忍不住笑了。

 

貌似,重點不是這個吧?果然笨蛋的思維,總是走在一條很神祕的線上。

 

這樣的重點錯誤,讓月島鬆了口氣。

有些事,他還不想知道,也不想讓笨蛋知道。

 

「是、是──之後我會記得先打聲招呼的,這樣王者滿意了嗎?」

 

月島敷衍著,順手拉過影山的數學題本,快速的在上面寫下演算過程後,俐落的收完自己的東西起身。

 

「接吻無趣,在學習方面又糟糕,那王者真的除了在球場上就一無是處了。加油啊,我先走了。」

 

月島留下一抹嘲諷的笑,高挑的身影立刻消失在休息室。

 

影山愣愣的看著門口好幾秒,才回神後大吼,「可惡……這到底算什麼啊!」

 

影山將還燒著的臉埋在桌上。

自始自終,都沒有想要抹去,那抹殘存在唇上的異樣。

 

END

 

月影果然寫起來很有意思XD

在考慮要不要將這個延綿成接吻系列

接吻梗應該還可以再寫影日影和及影(只好吐槽自己到底有多喜歡這個梗)

但寫起來應該都會短於兩千字,大概都會是條漫式的風格吧

可以的話還是想好好的鋪陳CP如何從交集中產生情感啊,但沒時間真是硬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深 的頭像
云深

云深不知處

云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