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這裡是文庫性質,近期寫文倉促,鋪陳不足請見諒。首圖來自P站id=46055269。

前言:

雖然排球看了不少次了,但複習的重點還是大多放在影山身上,如果月島走型了請見諒也歡迎指正orz

這篇是【親吻王者】的續篇,因為時雨表示想看後續發展,所以我寫了。赫然發現自己在這方面還蠻好說話的,之前也是因為這樣寫了一篇金→影,然後覺得好冷XD

 

視線相交前,就被錯開。

話語出口前,就被躲開。

 

避之唯恐不及,說的就是這種情況。

 

這個認知讓月島不悅,尤其是在他有幾次想主動挑起互動都被躲開之後。

 

拿熱臉貼冷屁股這種事情,不想做也不屑做。

就算對方是王者,也是一樣的。

於是,月島開始和影山毫無互動的冷戰。

 

今天第無數次從影山手中打到不順手的球,終於讓月島忍不住嘖了一聲。但他沒有看向影山也沒說任何話語,逕自撿回球再加入下一輪的攻擊練習。

 

「月島跟影山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影山只有傳給月島得球總是不到位,似乎完全沒看月島所在的位置?兩個人這兩三天來的氣氛感覺越來越糟糕啊,明明先前緩和多了。」菅原向一旁的大地耳語。

 

「我也這麼覺得,而且感覺比剛入部時還糟。至少那時月島還會時不時出口諷刺影山,但現在是完全不說話啊……」後輩們總是有著層出不窮的問題,讓身為隊長的大地有點頭疼。

 

看著零交流的影山和月島,菅原嘆了一口氣。

 

「再不解決,會影響到幾天後的練習賽吧?配合度很有問題啊。」

 

大地想了幾秒後說,「菅原,你去托球,叫影山和月島過來。」

 

菅原點頭後,過一會兒月島跟影山就出現在大地面前。

 

大地看著影山和月島之間,遠得可以再站兩個人,笑著發話,「你們兩個站靠近一點。」

 

影山礙於大地的身分及那帶著魄力的笑容,心不甘情不願的緩緩挪過一小步。月島卻完全不為所動。

 

「再近一點。」

 

感覺到隊長背後有一團黑氣繚繞,影山連忙又挪了幾小步,但月島依舊待在原地。

 

「嗯?」一團黑氣已逐漸凝聚成型。

 

影山抖了一下,立即緊張的扯了扯月島的衣襬,將這幾天以來奉行的「不要和月島接觸」的守則拋到腦後。月島瞄了一眼還擱在衣上的手,才橫跨了一大步,還故意用手肘撞了影山一下,影山像是被電到般彈了一下,又離了一大步。

 

大地將這些動作都收進眼底,卻看不懂後輩們在玩什麼把戲。

 

「大後天要練習賽,知道的吧?」

 

「嗯。」月島和影山雙雙點頭。

 

「那你們的配合度有問題,也是知道的吧?」

 

月島和影山各自看往不同的方向,默不作聲。

 

「社團結束後,你們兩個留下來繼續練習,把狀態調回來。」

 

「喔。」、「不要!」兩個聲音同時回答。

 

剛才說不要的是熱愛排球的影山,允諾的是自主訓練都不太加入的月島?

 

反了吧?不太正常吧?

 

大地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點問題。 

「原來王者在排球方面也會想偷懶啊。」月島在這兩天來,第一次對影山開口。

 

「在排球方面不可能!」影山在這三天來,第一次回應月島。一談論到排球,影山又將守則忘了。

 

看來已經恢復成原本相處的模式,應該不用太擔心吧?「那你們今天就留下來,明天可別在失常了喔?」大地笑著,雖然用的是問句,但語氣中卻又不可質疑的肯定。

 

排球部的隊員們換好衣服後,三三兩兩的走出休息室,對著還在球場上,但看起來毫無練習進展的兩個人說,「加油喔!」、「要好好練習啊!」之類的話語。

 

在出了球場後卻談著──

「他們應該不會打起來吧?」

「如果真的打起來,誰會贏?」

「肯定是影山贏吧,我賭一顆包子!」

「我也賭影山贏!賭一支冰棒。」

「沒有人說要賭啊……」

「如果是日向的話,說不定會,但月不會做那種事。」

「喂,別說的像是我都用拳頭在解決事情啊!」

 

月島聽著聲響漸行漸遠,對於一面倒的認為他會輸覺得無語。但是站在客觀角度上分析,在打架這件事上,依王者的火爆程度和體型來說,他的確是不太可能贏。但在其他方面,並不見得會輸,至少學習就贏了太多。

 

月島看了眼自顧自練習的影山,不悅的感覺又多了幾分,有點煩躁。他逕自走到休息室迅速換好衣服,從櫃子中要拿出包包走人時,影山追了進來。

 

「喂,大地前輩說了要練習啊!」

 

「大地前輩是要『我們』配合練習,不是讓你自己練習。」真難得,這次王者的眼神沒有躲開。「再者,無法配合是因為你的球總是舉不到位,憑什麼要我浪費自己的時間?反正問題在你,到時練習賽,會被換下場的人是你,不是我。」月島挑釁的勾起嘴角。

 

立刻出現在眼前暴怒的臉,完全在意料之內。

 

「可惡,你到底什麼意思!」影山的忍耐已經快到極限。

 

「我說的還不夠明白嗎?」

 

「我不是在說這個!」影山憤恨的扯過月島的領子。

 

「喔──那你躲我又是什麼意思?你很在意?」月島推了推眼鏡。有點訝異自己居然主動向王者挑起了那個關於前幾天,在休息室中意外發展的吻。

 

手心滲出微濕,心跳的有點快。

反常的生理現象,大概是這幾天被無視,積壓的煩躁造成的。

 

「每次看到你的臉就會想起來,怎麼可能不在意啊?」

 

月島直視影山的眼睛,那雙鈷藍色的眼睛內,有自己的倒影。

影山被看得很不自在,氣焰消了大半,鬆開手,不自然的轉開視線。

 

「哦──」月島揚高聲調,「所以,王者現在是又想起在這裡發生的事?」

 

「是又怎樣。」那個逼近的臉龐,還有溫軟的觸感又在腦中回放,影山的語氣弱了下來。

 

混濁不清的情緒又纏上。

可惡,那個到底算什麼啊?

 

月島看著那張彆扭的臉,染上紅暈,覺得有點可愛。

當月島意識到腦中閃過了一個驚悚的詞後,又問出一個讓自己愣住的問題。

 

「但是不覺得討厭吧?」

 

「是不討厭……但很困擾啊!」影山坦承。

 

月島聞言笑了,這幾天積壓的煩躁頓時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愉悅漸次填進。

 

承認得這麼坦率,果然是笨蛋,肯定沒意識到這麼說代表什麼。

但是,不加思考的說出口,是真心話吧。

 

「我要吻你了。」月島故意靠在影山耳朵旁說。

 

那時不想明白的情緒,最終還是明白了。

其實,在更早之前就明白了,只是不想承認而已。

承認自己,喜歡除了排球之外就一無是處的王者。

喜歡什麼的,果然是不可理喻的情緒。

 

「說這個幹嘛!」影山心裡亂成一團,但完全沒有想到要掙扎,只是本能的閉上眼睛。過了好幾秒,都沒有預想的觸感落下,影山睜眼偷瞄,發現近在眼前的笑顏有些眩目。

 

「王者很期待的樣子啊。」

 

「少囉嗦,你不是要親?」理直氣壯卻又有些惱羞。

 

「上次你說要吻之前先打聲招呼,所以我只是先預告罷了,又沒有要現在做。」

 

「混……」破口而出的話語還沒說完,原先期待的溫軟,如蜻蜓點水般觸碰隨即離開。

 

「趕快換衣服,我先去收球。」月島戳了一下影山的額頭,背上背包後就轉身步出休息室,聽著影山延遲到現在才開始怒吼:「不要偷襲啊混帳!」嘴角有著止不住的笑意。

 

兩人步出體育館後,月島伸出右手握住影山的左手,明顯感受到影山僵了一下,但沒有拒絕。

 

「喂,這又算什麼啊?」影山將疊在一起的手舉起。

 

「算是預告吧。」

 

「預告什麼啊?」

 

「就是預告。」

 

「說人話啊混蛋!」

 

此時的影山在月島眼中,就是隻炸毛的黑貓。

 

「我說的一直都是人話,不會說笨蛋星球的語言真是對不起啊。」但他一點都沒有想幫貓咪順毛的意思。

 

炸毛的模樣很有趣。

月島赫然發現自己一直以來,特別喜歡去招惹王者的原因。

 

「少瞧不起人了!」

 

在分別之前,月島都沒戴上頸肩上的耳機阻止影山的質問。

分別之後,月島佇立在原地看著影山的背影越縮越小,直到消失。

 

預告啊──月島看向自己的的右手,想著其實好像也不用特別預告,戀愛就已經開始。

 

END

後記:

報告隊長,這裡有兩個人留下來不但完全沒在練球,還談戀愛!

但願下篇PO上來的是本命,被本命卡文真是太虐了QA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深 的頭像
云深

云深不知處

云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文筆太棒了!性格的延伸也很自然完全不會突兀 超喜歡這對
  • 謝謝!我也很喜歡月影的互動模式>//////<尤其喜歡開嘲諷模式的月島!月島他啊,大概就是嘴毒,但真要行動起來還是溫柔居多吧~

    云深 於 2018/04/07 14: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