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向注意,主線國→影

#還穗香的點文,不好意思寫成了這樣……




嘩嘩水聲掩去幾分啪啪聲響,霧氣在你和他之間繚繞,將你繞回五年多前的時光。

那時也是在合宿地點的浴場,坐在你身旁沖澡的他,頰上未盡退的嬰兒肥顯得稚氣,骨骼尚未長開,肌肉線條也未深鑿,你的視線駐留,看著水流不斷從他泛紅的身上滑落。握在蓮蓬頭上的手時鬆時緊,唇部幾張幾闔,你想著:真少見,分明是有話直說的人。

你關上水,作勢起身,意料之中聽見他急急叫住你。

「那個......」他停下來深吸一口氣,仍壓不下眼底的困惑與慌亂,手指微微顫抖指向下體,吶吶問著:「國見你.......腦子比較聰明,我想你可能會、知道......為什麼尿、尿的地方.......會流出白白濁濁又黏黏的東西?會影響我打球嗎?」

你愣怔片刻,回過神才明瞭為何他會這麼欲言又止的不安。

雖然這個年紀進入青春期是常態,但滿腦子只有排球的笨蛋也進入青春期,還是讓你受到了一點衝擊。身為同班同學,你明白他在課堂上昏昏欲睡的程度並不亞於你,衛教課肯定也沒聽進老師教了什麼,才會連這麼點常識都不知道。

你正想開口解釋,他又補上一句:「我前幾天夢到及川前輩,早上起床就變成那樣了。」

霎時間,你意欲出口的話語回堵入心,重壓出一個低窪。

明明我才是他朝夕相處,幾乎時時刻刻在一起的人。

為什麼會是及川前輩?

為什麼到現在還是沒變?

你不斷想著,情緒匯聚成黑色的急湧,溢往從未平復的窪地,激成螺旋狀的漩渦。你加大進出的力道,將他捲進渦流,儘管你知道,他身處的漩渦是紫紅色的情慾,和你的完全不同。

從一開始就不同。

「國見......摸摸我下、面。」

他帶著喘息要求,背部抵著牆支撐使不太上力的身體,雙手環繞在你頸上,一條腿被你定在腰間,抽不出手撫慰他膨脹的慾望。

你瞟了一眼,沒有回應。


最初的不理智就是從撫觸開始──你直接以行動取代言語告訴他那是什麼,不顧他的閃躲,不甚熟手的搓揉──其實你手淫的次數也寥寥可數──,但他在清醒時刻的第一次,還是射在你的手裡。

你不是沒想過要修正這個錯誤。但每當他過了一段時間後才遲鈍的意識到你的疏離,你總會因為他失落的眼神而心軟,周而復始,直到及川前輩畢業。他拼命的想追上、想超越那個人,始終沒有意識到超出憧憬的感情,將全副的心力放在排球上,不再對你刻意劃出的距離有所反應。

你和他的關係從朋友變成單純的隊友。

以身為隊友的立場,曾經語帶不滿的反抗他在球場上的意識,但已不再緊密的關係,你選擇不再多費勁的袖手旁觀,看著他在球場上逐漸成為被孤立的王者。

你以為這樣就能跳出迴圈,直到高中時與烏野的高個子搭上聯繫,忍不住地探問他還好嗎?才發覺你只是停住腳步,始終沒走出那個循環。你以得到的回覆:「除了課業外都很好」為契機,再次和學習不佳的他搭上線,踏入更深的境地。

從撫觸、貼合,再到交接的慢慢蠶食,他沒問過你和他這算什麼,但你知道排球已經佔去他太多心思,他其實什麼也沒想,僅是因為信任,單純的跟著你的節奏順性而為,再多的,沒有了。


你也不期待有,所以從未認真去爭取。

你以為你是這樣想的,卻被趁著黃金周回到宮城,特意前來青城與烏野合宿地點的及川輕易推翻。

他看著及川的神色一如當年的執拗與熾熱。

而你始終摸不透、拿不準心緒難測的及川在想什麼。

及川像是討厭他,對後輩與生俱來的才能感到恐懼與焦躁,卻又不斷撩撥,要他追隨。你不信洞察力一流以及收過無數告白的及川,會不懂那樣的目光與態度表明什麼,卻又對他飄忽不定的若即若離。你不在乎他和及川之間的追逐與勝負,只是冀望跑在前頭的人,別一再回望落下的人有沒有跟上,別無意間就讓情感破土而出。

他冒險抽出一隻手,危危顫顫的想紓解勃發的慾望。你知道他想早點結束這場性事,今次他從一開始就不願意,只是因為身體的弱點被過於熟知,他抗拒不了,只能順著慾望。

你想說服自己並不在意及川以請吃飯為由引誘他放棄自主練習,卻在他提前沐浴時尾隨入內將人壓在牆上操幹;你想說服自己從來沒有想過要佔有,卻情不自禁在他頸側黑髮掩蓋不住的地方烙下吻痕;你想說服自己根本沒有說服不了自己,卻在黑色漩渦中越陷越深。

你刻意摩擦他的前列腺,他抖著身體縮回手,緊緊攀住你的背部,將身體挪向你近的幾近貼合,讓硬挺貼在你腹上磨磨蹭蹭。

這姿勢簡直就像是在擁抱一樣。

即使你很清楚你從未擁抱過他,他也未曾擁抱過你,仍這麼想。

END

後記:



第一次嘗試用第二人稱,希望不會太突兀.......全篇沒用上飛雄的名字,僅用他代稱,暗示國見站在理智面,從頭到尾對飛雄都是採取第三人稱的疏離,但情感和理智不能調和而難以淡定。

這篇的設定背景是在國影高三的黃金周,因音駒的貓又教練退休,新來的教練用人脈另找其他學校合宿,於是幾年中的宿敵加距離又近的青城和烏野就合宿了。

本來是就著飛雄夢遺的情節在構思另一篇及影,結果國見就跑出來搶戲了,我真的不懂國見為什麼要搶這樣的戲分.......總之以後看到類似的橋段請別意外,我懶得再更動情節了orz

寫文難得開BGM,歌名挺符合內文的,雖然歌詞不搭XD
BGM
NELL -〈第三人稱的必要性(3인칭의 필요성)〉
(說來奇妙,這首我聽了無數遍但腦中始終只有開頭和副歌的旋律,還會自動接到另一首歌……可能是太少聽韓文歌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深 的頭像
云深

云深不知處

云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