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給AO的祝賀,延伸自AO的 【牛影】一起去溫泉旅行吧

#大學同校交往設定,有時間再把兩人的交往過程寫出來
#R-18注意

鍋物奔騰的熱氣裊裊上升,光澤飽滿的米飯、飯前酒、前菜、碗湯菜、生魚片拼盤、烤餚、茶碗蒸、水果、沙拉、甜點等,豐盛精緻的食物一一羅列上桌,看得跪坐在榻榻米上的影山雙瞳如夜色裡星子閃爍,連忙嚥下欲滴的唾液。

牛島闔上長形的菜單,即使佳餚已近滿桌,仍根據和影山之間的飲食偏好差異,對身旁的女侍加點:「再來牛肉和豬肉各一份。」

「好的。」女侍掩住驚訝的神色收回菜單,就她所知這位劍眉的男子是女主人故交的兒子,因此已被囑咐過餐點的量要比一般客人多。她恭敬地退出房門時不禁在心中感嘆著:運動選手的食量如此驚人。

「牛島前輩,這樣太多了吧?」縱使吃貨如影山,見到一桌過量的食物,也忍不住發出疑問。

「你多吃一點,太瘦抱起來會磕手。不過你的體內很舒服,被溫熱又緊緻的包覆感覺很好。」牛島想起另一種意義的抱,將後半句補了上去。

影山愣了一下,聞言隨之想起牛島在他體內的感覺,霎時臉頰一陣滾燙。「請不要在吃飯時說這個!」

「嗯?」牛島不解影山突如其來的激動。他見影山面色一片緋紅,伸手撩起黑色瀏海,將掌心貼在影山額上。「體溫有點高但沒有發燒,還好。」

影山撥開牛島的手說:「吃飯時不要說色色的事情!我們快點吃飯!」

「食色性也天經地義,有什麼不可以?」牛島帶著淡淡的疑問看向影山,發現清秀的臉上有著他見慣的茫然。他神色如常,語氣卻微微上挑帶著質問:「生日時送你的那本國學常識,交代你在睡前至少看個十五分鐘,都沒有做到吧。」

食色性也和天經地義這兩個詞,每一個字影山都認得,組合在一起卻不得其意。

「我有在做!」被質疑讓影山本能的感到不快,「只是每次看就想睡……」語氣因心虛而轉弱,他總是翻開看不到三分鐘,字句就在眼前糊成一片,逼得他直接轉入睡眠模式。那本國學常識,在擺放漫畫周刊和排球月刊的書架上顯得突兀,要不是牛島送得還特地交待他要讀,早就拿去回收來個眼不見為淨。

牛島認真地盯著影山,盯得影山如坐針氈,過了幾秒聽見牛島說:「吃飯吧。」才如蒙大赦般地鬆口氣,全然不知此刻的牛島正在暗忖等到這學期唸完畢業後,讓影山一起搬出學校宿舍同居,到時他可以好好地盯著影山讀書。

席間,兩人交談的話語僅有「這個好吃,你吃吃看。」不時將筷子伸到對方碗中。不費多時,兩人就殲滅所有食物,影山腆肚呆坐了好一會,覺得好多了才搭上牛島遞來的手借力起身。兩人外出在周邊散步消食,直到返回旅館交握的手都沒有鬆開。

略有耳聞故友提起兒子交友狀況的女主人,趁空攔住要回房的影山探問一番,牛島放影山留下,獨自去泡溫泉。身家被刮了一遍的影山筋疲力竭地回到房間,感覺比打滿五場的比賽還累。房中晚餐用的桌子已被撤走,取而代之的是備妥的床被,牛島已經躺臥在上,眼睛半瞇。

「想睡了。」低沉的聲音因睡意添了幾分慵懶,不復平日的嚴肅。

「那牛島前輩先睡,我去泡一下溫泉。」

影山迅速地拿取所需物品,輕手輕腳地關上燈帶上門,獨自前往浴池。溫熱的池水舒緩他疲憊的身心,不久後腦中思緒就糊得不見具體,直到周遭他人交談聲過大才回神。他這時才注意到,偌大的溫泉內大多是三三兩兩的客人聚集聊天,像他這樣形單影隻的人是少數,霎時覺得沒能和牛島一起泡頗為可惜。

閃過這個念頭後,影山越發覺得自己一個人沒意思,再者泡溫泉的時間也不宜過久,索性起身前往更衣間。他穿回浴衣胡亂綁上腰帶,和原先牛島仔細幫他繫好的結大相逕庭,影山不死心地鬆開又重綁了好幾次,仍弄不好才放棄。

回到房間,影山意外地看見已經睡下的牛島坐在床上冥想。影山一邊將手中的物品放回原位一邊問著:「牛島前輩怎麼起床了?」

「被隔壁吵醒。」

影山豎耳,但沒聽見隔壁傳來什麼聲響。他從入住就覺得這間旅館的隔音做的挺好,在室內不怎麼能聽見外頭走動的雜音,暗自猜測可能是牛島在外地睡得不太習慣。

牛島的視線落在影山敞得有點開的衣領,發現問題是出在沒綁好的腰帶。「過來,我幫你重繫衣帶。」

影山走過去跪在牛島身前,方便牛島坐著幫他整裝。他主動解開鬆垮的帶子,將帶子遞給牛島時,身體因為乳頭被撥弄抖了一下。交領失去繫帶的束縛,輕輕一扯就往兩邊敞開露出精實的肉體,影山雙手扶在牛島的肩頭,承受著兩邊的乳首被溫熱指腹摩挲地刺激,隨後低頭吻上牛島。

影山習慣性地啟唇配合探進地舌,牛島強勢卻不至於生疼的舌行舔弄整個口腔,最後駐留敏感的上顎用舌尖刮搔,影山因陣陣癢意逐漸沉入情慾,增生的津液從嘴角溢出些許。交互的吻滋咂作響,影山順著牛島後推的力道倒臥在床,在接續的空檔中聽到奇怪的聲響。

影山分神聽著,似乎是隔壁傳來的人聲,卻又不像是交談。牛島察覺影山的注意力被引開,探問:「怎麼了?」

「隔壁有奇怪的聲音。」

「隔壁也在做愛。」

牛島一聽就認出染帶媚意的婉轉叫聲,不久前他就是被這個聲音吵得難以入眠。他和母親來這裡投宿多次,還是第一次在這裡聽見孟浪得能穿牆的吟叫。 他見影山的注意力還沒回到他這邊,直接身體力行的俯身含弄已挺立的乳尖。

影山無意識地嚶嚀一聲,乳暈和乳頭一併被吸入溼潤的口腔帶來的快感,比單用手指撩撥還要濃烈。他感受著舌頭或輕或重或吸或吮或叼或咬地反覆逗弄著肉粒,焦急的、迫切的、渴求的慾望層層堆疊,口中止不住洩出細碎的呻吟。

牛島起身看著影山呼吸紊亂,紅潮從眼角一路蔓延到鎖骨,目光向下多了一份審視的意味。影山的胸口隨著氣息起伏,被逗弄地又紅又腫又濕的乳粒在暖白燈下閃耀光澤,顯得燦爛奪目。

最初做愛時,牛島發現影山會無意識地撫弄自己的胸口,因此接手愛撫那個他原先不甚在意的地方。當他摸索出影山對這個地方特別有感覺後,也發展出對這個部位的興趣。小小的乳尖在他指口並用的耕耘下茁壯,結成碩大又光豔可人的紅果,像是獎賞他辛勤栽植的成就。

他滿意地審視用愛灌溉而成的身體,結出卓越的果實。

溫厚的手掌向下撫摸過腰際、肚臍、恥骨,影山的性器如預期中的已勃發,他往後探向尾椎,拿起旅館備妥的潤滑劑開拓後穴。期間影山的手也沒閒著,圈弄撫觸讓牛島的下體更為硬挺。牛島抽出手指翻出些許的腸肉,歙張的穴道已經濕軟得一塌糊塗,他換上脹熱的陽具抵上穴口,溫吞地推入。

牛島第一次進入影山體內時,失控地一貫而入弄疼影山,接下來幾次做愛時影山不免留下心裡陰影導致過於緊張,牛島因此得到初入時要緩要慢的教訓。但交歡無數次的身體早已熟悉彼此,影山性急地不耐遲緩的入侵,長腿直接圈住牛島的腰使力內縮。

得到可以再推入的明示,牛島用勁再往內挺直到整根沒入,沒等到影山徹底習慣他的性器就開始抽動。影山倒抽了一口氣,努力地放鬆與調整氣息迎合牛島的攻勢,喘息漸漸地染上魅惑。他的雙腳被牛島為了方便使力向外拉得門戶大張,抽動的頻率磨得他的浴衣滑落肩頭,衣衫半褪的模樣比全裸更加誘人。

牛島放開手腳進攻,影山很快的就忍不住聲音,當影山聽見自己的呻吟時,驀然想到先前從隔壁傳來的叫聲。他無暇再去關注那聲響是否止歇,僅是死死地捂住嘴,以防走漏了難以克制的音色。

牛島見到影山非常態的舉動問著:「為什麼要掩嘴?」

「不想被、嗯……隔壁聽見……」影山平時並不特別掩飾本能性的叫喊,但是一想到可能被聽見,頓時產生難以言之的尷尬。

「我想聽。」

影山搖頭拒絕,絲毫沒有要鬆手的意思。牛島全然不能理解影山的心思,在他來看這是他們兩人之間的性愛,不需要考慮隔壁做何感想。他空出一隻手,在影山還沒來得及反應前,就將影山的雙手併攏,俐落地用一旁的腰帶捆在腕上打結。

雙手猝不及防地被箝制,影山急急掙扎地喊道:「放開我!」牛島除了加快律動和密集地磨蹭影山的敏感處外不為所動,影山被頂弄得連綿的低吟漸次拔高到無法控制地淫叫,加上雙手失去攀附的不安感,使他抖得如同飄搖在慾海中的一葉扁舟無依無靠。

「放……嗚、開我。」

異於往常的語音引起牛島的注意,影山的雙手才被鬆綁。影山挺起發軟的身體坐起,重獲自由的雙手緊緊抱住牛島寬廣的背,厚實的觸感讓影山心安,情緒帶動生理反應讓腸道急速地收縮,牛島撤退時都能感受到過於熱情的挽留。

「嗯?」影山上勾的語調帶著質問與不滿,突來的空虛讓他張開半瞇的雙眸,不由自主的扭腰想繼續體內被盈滿的充實。

「你夾太緊了,我不想這麼早射。」牛島回答,雖然他喜歡影山體內緊緻又溫暖的舒服,一夾一夾的感覺也很舒爽,但是他想拖長在裡面的時間。

「牛島前輩才不會這麼早射。」影山反駁,牛島的持久力他最清楚。他以前也試過刻意緊縮想讓牛島射出來,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得逞。「而且射了又怎樣,再繼續做就好了。」

影山將牛島推倒,逕自扶著牛島的性器對準洞口坐下,自行控制著喜歡的速度和磨蹭敏感點。牛島仰視著影山頭後仰顯露喉結、嘴唇微張的迷茫神態,淋漓汗水滑過仍昂揚的乳首,挺立貼腹的肉柱隨著擺動一跳一跳的。他的手扶上影山的腰間想著,影山大概不知道自己浸淫在情慾中的神態,已經讓他難以把持。

不久後,射了一輪而腰軟腿軟的影山交出主導權,牛島依照影山說的「射了再繼續做」的發言,不顧做到後來影山在他的臂彎裡顫抖,不管影山叫得沙啞的聲線染上哭腔喊著不要不要,仍執意一再強力的進犯直到饜足才罷手。

隔日早晨,私密處隱隱作痛的影山瞪著一旁不明就理的牛島,在氤氳池水裡希望泡完溫泉後肌肉酸痛能好一些。

The End

後記:
性別不同對兩個耿直boy來說不是問題,飛雄聽不懂牛島說話才是問題XD
就我的感覺,牛島的文辭造詣應該是僅次於小武老師的人了。
這兩人戀愛似乎是沒什麼情趣可言,但是或許是彼此波頻接近,產生的安定感好棒啊……(心痛地望向某個富有情趣,卻讓我很惶恐要把兒子交過去的人……)

想了一下攻方對於影山詞彙匱乏這點會有什麼反應。

(有CP潔癖者請勿往下)


及川:為了溝通方便,會主動用上淺顯的詞語。
月島:先嘲笑再解釋語彙。但短時間內一再發生類似情況,會從嘲笑變成嫌棄。
牛島:我說的話你聽不懂是你的事。但會從根本問題解決,要影山多讀書。
國見:懶得解釋也懶得換句話說。
金田一:語彙程度應該和影山差不多,但初期溝通可能會因為國中的事而有障礙。
日向:語彙程度和影山差不多+1,但影山用語過於粗俗會抗議。

我本來只想了前三個怎麼打出來就變多了囧,懶得繼續想啦到此為止。有其他想法歡迎聊聊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深 的頭像
云深

云深不知處

云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