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影日快樂!

#原文收錄於及影小料《一生的故事》,時間線是脫離高三的及川和即將邁入高二的飛雄



和式房中,書桌上少了幾本書、櫃子裡少了幾樣雜物、電腦螢幕旁少了頭罩式耳機,掛在牆上的制服已經收起,敞著的衣櫃門不見那幾件常穿的衣服,取而代之的是角落多了兩個箱子和一隻行李箱。

空蕩感從視覺向下延伸成感覺,在影山的左胸口聚集成空虛。

影山收回逡巡的視線,「及川前輩的房間一下子變得好空。」掙脫來自背後的擁抱,他突然很想好好看著及川的臉。明天他必須去上課,只能把握今晚。

「畢竟明天早上就要離開,再不收就來不及了。」提及離別氛圍霎時間凝滯,幾秒過後及川佯裝輕快,語帶玩笑似的說著:「小飛雄別太想我喔!」

影山對於及川那種像是離不開他的口吻惱怒,近乎反射性的回嘴:「才不會想!」

「臭小鬼給我好好地想啊!電話沒接到記得回撥,LINE的訊息不准不讀不回和已讀不回,遇到難以解決的問題記得和我聯絡!」手指戳著影山寫滿「好麻煩」的面容,「笨蛋飛雄,你到底知不知道及川先生非常——受歡迎啊?你不好好多用點心,我可是會被搶走的喔!」

「及川前輩已經是我的了!」影山不滿地抓住在臉上作怪的手。

「囂張的臭小鬼!」及川收回手,重重歎出一口氣。明天他就要遠赴外地就讀大學,即將展開的遠距離戀愛,讓他感到不安。

從春高結束後才開始的交往至今未滿三個月,尚未進入穩定期就要分隔兩地——不能在彼此有空時就約出來見面,不能直面對方情緒的高低起伏,兩人之間的聯繫被身體距離拉開,會不會久而久之連心的距離一併遠離?

偏偏影山又表現得若無其事,相對之下為這件事感到焦慮的自己,簡直像個笨蛋一樣。及川心有不甘的想著——從外在條件來看,相貌出眾人緣又佳,從小到大身旁最不缺乏的就是女孩子的圍繞。何況,大學是個多彩繽紛的地方,要感到憂慮的人明明應該是飛雄才對!臭小鬼到底知不知道遠距離所帶來的危險性啊!

及川無意識地又重重歎了一口氣。

「及川前輩,」及川迎向那雙墨藍色雙瞳坦率的直勾,「請等我兩年,我會追過去。還有,請不要讓別人搶走你,你已經是我的了!」影山神色嚴肅,語氣慎重的又重申了一次。

棕瞳閃現訝異,影山主動意識到兩年的時空差距讓他略感意外。

「把我剛剛說的那些做到,我就等你兩年。飛雄你聽著,經營感情和打球是不一樣的。就像好一段時間不打排球,重回球場後,失去的手感可以再逐漸練回來;但感情不一樣,感情不碰了,很有可能就此淡了甚至沒了,再怎麼努力都找不回喜歡的感覺。」及川試圖用最淺顯的譬喻,讓影山將重點放在「情感經營」上。

影山的神色顯得困惑,將及川的話在腦中轉了幾圈才開口:「我不會不打排球,同樣的也不會放棄及川前輩。」

在影山的觀念裡,只要沒有意外,他就絕對不會放棄排球。而及川是從國中就開始存在眼底心裡的人物,就算是誓言要超越的強敵,也無法捨棄好不容易才獲得回應的情感。

及川愣了一下,不只因為這個回答,還有突然抱住他的影山。

「真是的,飛雄你這個回答超展開了唷。」及川用力回抱,雖然回答沒有切中他刻意引導的要點,卻實質弭平了不安。在心裡滿是排球的後輩的眼裡,他是可以和排球相提並論的地位,足夠了。而且,固執笨蛋的拿手絕活就是糾纏,這點沒人比他更能切身體會。

兩個人靜靜的感受彼此的氣息與體溫好一段時間,影山才猛然想起他是為了什麼過來。「及川前輩還有什麼需要幫忙收?」起初,就是及川一通電話打來表明:「飛雄快過來幫我打包行李!」他才會草草結束晚餐就匆匆忙忙地跑過來。

「不想收了……收不完。」

退散的不安,沒有將分離的惆悵以及無盡的牽掛一同帶走,無從收拾。

「明天早上就要搭車了,不趕快收不行!」影山替及川著急,「不過及川前輩到底打算帶多少東西過去?看起來已經打包得差不多了?」

「飛雄你這個笨蛋。」及川將頭埋在影山的頸肩蹭了蹭,該收的早就收完,要人過來幫打包是想見面的藉口。及川壓制影山的掙扎,又說了一遍,「反正收不完也帶不走,飛雄你就乖乖地讓我抱著就好。」

「那樣不行——」影山的勸告被及川用吻堵住。

綿長的吻過後,及川蹭在影山的肩頸上想著,飛雄果然是笨蛋。

——我想打包帶走的,只有你啊。

END

 去年出本時請朋友幫忙校稿,才發現原來我的得地不分的情況有多嚴重,感謝出小料時阿階特意幫我校過這些錯誤,謝謝!辛苦了!

 等到三心二意結束後,再來好好琢磨前段時間掉落的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深 的頭像
云深

云深不知處

云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