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煩卓越川出沒注意,只有梗沒劇情


影山和及川同居後,一年中總會有幾次收到及川堅稱是驚喜的驚嚇,例如今天。黑底洋裝搭配著白色荷葉邊的圍裙,這樣的衣著他在文化季看過幾次並不陌生,但是穿在身高超過一百八,有著健壯體格的及川身上就滿是違和感。

「飛雄歡迎回來——」及川揚聲道,刻意將嗓子的音調拉高,「Coffee,Tea or……」拉著群擺轉了一圈,比出招牌剪刀手抵在頰邊朝影山眨眼,「Me?」

影山僅僅眼神呆滯一秒——他已經練就迅速適應及川突發奇想的能力——,「及川前輩說什麼?」剛才那句每個單字他都有些耳熟,但連在一起卻聽不出意思。

「討厭,飛雄真是個笨蛋!在問你想要喝咖啡、喝茶還是想要我啦!還有人家現在是徹子唷。」及川掐著嗓音嬌嗔,惹得影山身上浮現一大片疙瘩,以及手癢想揍人。

「及川前輩請你不要那樣說話,很噁心。」

「人家現在是徹子唷。」

「及川——」

「徹子!」

「及——」

「徹——子!」及川將音調拉得更高,刺得影山耳膜有點疼。

不想和及川沒完沒了,影山一臉扭曲地妥協。「徹……子。」

「乖。」及川恢復正常的音調混著笑意,一臉得意。

「這套衣服是哪來的?」

「高中有次的文化季主題是女僕咖啡廳,那天我可受歡迎了!上次回宮城翻到就順便帶過來啦。好看嗎?」

影山眉頭擰得像在糾結該選自動販賣機裡的優酪乳還是牛奶。他仍然覺得及川這身打扮很奇怪,但已經不同於初見的違和感。除去衣服顯得憋了點,那張精緻華美的臉穿上女僕裝並不突兀,甚至比他見過得都還要好看,好看得讓他微妙。

想坦率地說好看,又不想及川因此得意地變本加厲;說不好看根本是說謊,而且及川會因此吵個不停,影山在兩個答案中猶豫了好一段時間才想到中性的回答。

「還可以。」

「這種不上不下的回答真是討厭啊,飛雄你是故意的吧!快給我老實說!」

「呃、」影山愣了一下,再一次體會到同居人可怕的讀心術。他見及川已經開始有不得到答案不罷休的架式,只能不情願地坦承:「好看。」

「哈哈,及川大神的美貌果然是不分性別的!」想看影山一臉彆扭的惡趣味已經滿足,及川也就不再執著於徹子的稱呼。「對了對了,小飛雄還沒回答我最初的問題,你是想喝咖啡、喝茶,還是想要我呢?」

「我想吃飯。」影山非常誠實地回答。結束一天的練習已飢腸轆轆,被及川這麼一折騰就更餓了。他放好隨身的包包,逕自走到餐桌前拉開椅子坐下,撲鼻而來的香味讓他迫不及待。

「美色當前飛雄你居然還想著要吃飯!」及川跨坐在影山腿上,阻擋拿筷子的手。

「我很餓,及川前輩不要再鬧了!」影山用手肘頂了頂及川,及川身前是他身後是餐桌,他沒有足夠的空間將人推開。

「徹子!」及川再次拉高音調故技重施。

事態又回歸起初的裝模作樣,又餓又累的影山這次不願意再妥協。「說了不要再鬧!及川前輩不適合這個路線!」

「路線啊……」及川沉吟片刻,靈動的棕瞳閃過一抹光芒,「我迷路了找不到路線好茫然啊——」話鋒突然一轉,轉得影山也跟著茫然。

「啊?迷路?」

「對啊,飛雄來幫我指路唄。」

「什麼路?」

「走到飛雄心裡的路啊。」近在眼前的墨藍瞳內滿是疑惑卻不失認真,及川止不住嘴角上揚。影山發現又被整了終於忍無可忍,像一頭小獸咬在及川肩上,及川痛得倒抽一口氣後大聲抗議。「飛雄你幹嘛,很痛耶!」

餓得情緒暴躁無法多加思考的影山也跟著大聲回答,「及川前輩問這什麼蠢問題!你已經在我心裡了還要走什麼!」他逮住及川愣征的時刻,雙手扶在及川的腋下,轉向沒有桌子阻擋的側邊起身,將站得還不太穩的及川領到對面的椅子坐下。

影山如願以償的吃起晚餐,無暇理會對面的人雙頰發燙又笑得有點傻。

Fin

喪失語感寫不來正經的劇情,但這種沒劇情的內容居然可以寫到一千五……

梗來自昨天耗子在群裡丟了一張圖(CP腦洞關鍵字之類的,感謝耗子給了靈感!)
內容是:及影+臥室穿女僕裝問路(剛剛回群找圖才發現徹底遺忘臥室這個關鍵字……
於是我回了一句:
女僕川:主人,我該如何走到你心裡呢?
然後就腦洞成這一篇啦XD由於是梗為出發點所以沒有劇情,有些地方寫得生硬,行文不暢是我的鍋_(:з」∠)_

另,有趣的是幽靈在我之後回了一句:
主人飛雄:把你身上的衣服脫下來就可以了。
我好喜歡這一句,可以解讀成飛雄在調戲或者嫌棄,亦或是真嫌棄卻被及川解讀為調戲之類的,可以詮釋的方面好有趣,本來想寫進來的但發現沒地方放,所以放棄了_(:з」∠)_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深 的頭像
云深

云深不知處

云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