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這裡是文庫性質,近期寫文倉促,鋪陳不足請見諒。首圖來自P站id=46055269。

 

#及川生日快樂!(雖然痞客邦這邊遲發了……

01

球場一角,上演固定戲碼——影山拿著球,追在及川身後請求教導發球技巧——,熟爛的劇情早已無人關注,主演兩人依然樂此不疲。

「真討厭呢,笨——蛋、笨——蛋!」及川扯著下眼瞼吐舌。說完這句話,故事就會落幕。然而影山卻不照劇本,自行加了一句台詞。

「及川前輩,你生日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嗎?」影山拿著球,雙眼筆直地望向及川。排球部一年級已經決定好合送及川禮物,但他想自己再送一份。想著及川前輩收到禮物開心,或許就會教他怎麼發球。

及川支著下巴打量影山,目光落在捧球的手。

手指比他短,手掌比他小,卻掌握他沒有的才能。

眼前的人神色轉為懵懂。及川才意識到,曾經深埋內心的話語已經脫口而出。

「想要你不存在。」

及川愣怔。他以為焦慮砌成的石堆,早已被岩泉的頭錘一拳粉碎,沒想到留有割人的碎石。「是開玩笑的哦。」他努力撐起笑臉,「及川前輩什麼也不缺,你這份心意我就收下啦。」下意識地不想和影山有太多牽扯。

牽扯太多,感覺怎麼剪都剪不斷,越整理越混亂。

「喔。」影山似懂非懂的斂眼。

社團活動結束,及川敏銳地察覺影山有些消沈。他把心愛的牛奶麵包扒成兩邊,隱隱示好地開口,「小飛雄看起來很餓的樣子,好心的及川前輩就分你吃一些好吃的麵包!」

影山經這麼一提,霎時間覺得胃空空的。「謝謝。」完全沒注意到及川分給他的那邊比較大塊,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

及川以為這事就此翻篇。直到他生日那天影山沒有出現。

從金田一和國見那邊得到的情報,是影山請了病假。在這天生病也太巧,存心的吧!如果是存心的,那不就代表笨蛋飛雄其實有聽懂嗎……

及川越想越悶,也越想越氣,氣影山不接受是那是玩笑的解釋,更氣自己過火的失言。

下午,及川從社團活動早退,依著通訊錄找到影山家。應門的是那個號稱「生病」,看起來卻再正常也不過的影山。

「及川前輩怎麼來了?」影山歪頭詢問。隨即想到先前問了國見,「『想要某人不存在』,是什麼意思?」得到的回答,沒等及川回應,直接甩上門

「臭、小、鬼——開門!」猝不及防吃上閉門羹的及川,忿忿地用力敲著門,「笨蛋飛雄快點開門!沒聽過壽星最大嗎!」沒幾秒,影山小心翼翼地打開一條縫偷偷瞄他。

「及川前輩不是不想看到我,或是希望我消失嗎?」影山目光閃爍,不敢直視及川。

「是那樣的話,我怎麼可能會在這裡啊?」及川推大門縫,把自己擠進去,「笨蛋!不都解釋過是玩笑了嗎?」他站在影山面前,指著影山鼻子氣勢洶洶地說。「可惡——」他大叫一聲,隨即音調放低放軟。

「對不起啦……」

影山鼻子有點泛酸。「這種玩笑一點都不好笑。以後請別這樣了。」他這一刻才對上及川眼睛。

及川心臟抽了一下,隨後劇烈跳動。墨藍瞳直直望著他的倔強,在水光中浮出一層惹人憐愛的脆弱。

太可怕了,這一定是幻覺。

「所以,及川前輩找我有什麼事嗎?」

「沒事不能找你啊?」及川心虛的矇混。

「可以。」影山覺得沒事也能見到及川前輩是好事。

最後及川懷著致歉的心思,邀請影山去他家吃晚餐和蛋糕。

飯後,蛋糕成了餐桌主角,唯一的光源是躍動的燭光,映亮每一張圍繞在桌邊的臉龐。及川的視線落在現場唯一不是家人的影山,稚嫩的面容認真地唱著生日快樂歌,這一刻他腦中有個想法一閃而逝。

飛雄在這裡,感覺還不錯。



02

及川在東京和剛上大學的影山重逢。

及川找了間口碑良好的店家,原本想請一頓飯了事,吃完一拍兩散。然而,對面那張吃得雙頰鼓鼓,雙眼發亮的臉,和站在球網對面時判若兩人。他恍然想起國一時的影山吃美食的神色也是如此,無意識地就約了下一次。

或許是那張吃得很香的臉有助食慾,也或許是能輕易地連結相對單純的國中時代……及川試圖合理化自己鬼迷心竅的行為。往後,無論是帶著影山走訪他已經陪同親友走爛的知名景點,還是一同品嚐一間間的口袋餐廳,及川發現每次都有下一次,久而久之直接放棄掙扎。

他絲毫不排斥和影山有排球以外的關聯。

盛夏夜晚,他們兩人找了一間有冷氣的小店用餐。時間已過用餐巔峰,他們貪圖涼爽,便多坐了一會兒閒聊。

「對了,」影山趁談話間隙打岔,「及川前輩生日,有想要什麼嗎?」

及川訝於影山居然記得他生日,連帶想起六年前,影山有過類似的問句。

「我——」鈴聲打斷及川的話語,「抱歉,接個電話。」

無事可做的影山單方面聽著及川講電話。

「和後輩吃飯」、「就說了不是女朋友!」、「沒辦法啊後輩一直找我,很纏人啊!」、「好、好、好,好啦我馬上過去。」

及川收起手機,「抱歉,朋友說我再不過去,就要和我絕交。回到家後,傳個訊息給我,OK?」及川拿起背包,這段時間和影山的約太多,他的確是有些冷落朋友。尤其朋友剛失戀,道義上他是得去安慰一趟。

「嗯。」

及川那天走得太急,沒注意到影山神色不對勁。直到隔三差五的訊息中斷,他傳過去的訊息已讀卻都沒有回音,才意識情況詭異。

他的焦躁在生日當天飆到最高點,終於在傍晚時分,影山家附近堵到人。

「飛雄你在搞什麼啊,為什麼都不回訊息!」及川語氣不善地質問。

「啊?不是及川前輩說我很煩很纏人嗎?」影山語氣不悅地頂嘴。

抓到關鍵字,及川急急地解釋,「我只說了很纏人而已!」

及川沒否認很纏人這點。影山和他聯繫的模式一直都是這樣的——

吃飯

(訊息未讀,三分鐘後)
好餓

(訊息未讀,再三分鐘)

找你

只要他沒注意到或是沒有即時回應,影山往往就會直接殺到學校或是租屋處。他想過影山這樣太自我中心,也覺得近似於跟蹤狂之類。

但他從來沒覺得煩。反而,他喜歡影山這樣纏繞在他身旁。就像國中時,影山總對他跟前跟後。他唯一一次真心覺得煩,只有被逼到極限差點揍人那次。

「很纏人就是很煩的意思吧!」影山緊緊繃著臉。

「才不一樣,覺得很煩就不會來找你了!」

「喔……」影山應了一聲,算是認同及川的說法。

「以後不准再已讀不回了,臭小鬼!」及川擰擰影山鼻子,「再說了——小飛雄真大牌啊,居然敢這樣兇壽星,禮物呢?」

影山沉默片刻,尷尬地坦承,「忘了。」他記得今天是及川生日,但賭氣的這幾天,完全把禮物這件事拋到腦後。

及川原本想借題發揮,狠狠敲詐一筆,像是脅迫影山請他吃高級餐廳之類。但這一段時間沒見面,他不想前往有他人存在的地方。最後,他只讓影山買了一個六吋的蛋糕,帶回影山的租屋處一起慶生。



03

轉眼又到夏日。

這一年來,他們兩人仍保持高頻率的聯繫,以及不上不下的關係。及川坐在自家沙發上,意外的從影山手中接過禮物——他們認識七個年頭以來,第一次收到來自影山的禮物。

「怎麼啦?今年不問我想要什麼了?」

及川深知影山這種浪漫細胞壞死的務實類型,比起費心去猜度、去製造驚喜,更傾向穩紮穩打、無波無瀾的直入對方真正需要的東西,而詢問是最直接的方式。所以萬分訝異影山居然跳過這個環節。

「不問了,反正及川前輩想要的,我大概也給不了。」影山別開眼,七年前的同一天,他到現在還記得。

及川也看出影山還記得,霎時胸口悶脹。但他很快地轉換心情。

「但是比起這個,」及川指向牛皮紙提袋,「我有更想要的。」

「你又還沒拆開,怎麼會知道我送的禮物,不會比你更想要的還想要!」影山不服氣的回話,不高興想了好幾天又花了好幾個小時挑選的心意,還沒拆封就遭到否決。

「因為我現在有最最最想要的嘛——」及川拖長尾音,有些耍賴的意味,「而且也是飛雄很想要,並且一定能給的!」

影山被挑起好奇心,只好允諾。他殷切地望著及川,等待謎底揭曉。他看見蜜糖色眼睛亮亮的,離他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近到嘴唇貼上一個軟軟的東西,近到舌頭纏上一條滑滑的東西……

他被吻得輕飄飄,才聽見那句沉甸甸的心願。

——想要你成為我『特別』的存在。




END


最近在趕九月份排翁的本子,下班後瘋狂趕稿才生出這篇,力有未逮之處請見諒。前陣子,朋友看了這篇後【HQ285雜談】及川消逝的心結,說了「我覺得你比較喜歡及川」。
 

當下有幾分心虛。自詡飛雄親媽的我,其實也有幾次這麼覺得。如果當初入坑,一口氣就看到 148 話,說不定我現在就是及川親媽了,146 回+ 148 回真的差點讓我變成及川迷妹 XD

今年二次元最開心的事,莫過於及川久違的上線,並且還有巨帥的特寫!希望及川能逐步靠近理想,終有一天達成目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深 的頭像
云深

云深不知處

云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闇
  • 看到太感動還哭出來😭
    真的很喜歡云深大大的及影❤️
  • 謝謝喜歡!!!經痛中看到這則留言大回血!
    能讓人覺得感動真是太好了~(遞面紙

    云深 於 2018/07/22 15: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