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隊伍站在分岔路口,左右為難。

「你們覺得哪條路可以通往大王的城堡?」日向開口詢問。

無論是左邊還是右邊,看來都是崎嶇且杳無人煙的路途。

白魔導士孤爪用杖指著右邊的道路,遭到戰士岩泉強烈的反對。

「右邊……有種讓人討厭的感覺。」弓箭手影山附和著,孤爪眼見兩位曾為魔王部下的成員都這麼說,就沒有堅持己見。於是日向神采奕奕的率領大眾踏上左邊的道路。

殿後的影山有一瞬差點自行邁向右邊的道路,查覺到自己的異樣,他連忙收回腳步,但收不回遠眺的目光。

右邊的空氣混雜那個魔的氣息,僅是些許就足以讓他難以抑制湧上的情緒。

原來熟悉與懷念的感覺,可以如此令人生厭。

雖然不知道岩泉前輩是基於什麼理由反對正確的右邊,但他無比慶幸短時間內還不用跟那個魔碰面。想見他,又害怕見他,像個左右搖擺不定的天秤找不到平衡。

「影山你在發什麼呆?快點跟上啊!」走在最前頭的日向轉頭對掉隊的影山大喊。「來了。」影山收回視線,又忍不住多看一眼,才小跑步跟上隊伍。

對於間接造成隊伍踏上錯誤的道路,影山懷有幾分抱歉,但轉念一想全隊的平均等級還不到40級,這麼早就去打魔王也只是去送死,還是多增加經驗值提升能力比較實在。

路途碰上的怪物越來越強,團隊的合作也越來越有默契,每天過著打怪練等的生活讓勇者一行人的能力也更上一層。某天,原本風和日麗的天色,突然風起雲湧,天地轉瞬寂寥,唯有雷聲轟然,如此異色讓他們繃緊神經備戰。一道雷劈開暗空,隨之而來的是一隻長十尺,身著鎧甲手持巨斧的骷髏。

勇者們來不及對談骷髏就展開攻勢,日向立即跑上前擔任誘餌吸引骷髏的注意,擅長近戰的戰士岩泉和格鬥家青根趁隙進攻,弓箭手影山站在遠處連發箭矢,白魔導士孤爪詠唱咒語輔助隊友,同時緊盯著骷髏觀察可能的破綻。

隨著戰鬥時間拉長,勇者們越屈下風,體力也瀕臨極限,仍咬牙繼續攻擊不放棄任何希望。青根一記迴旋踢擊向骷髏身後,骷髏一頓,孤爪的貓眼閃過光亮大喊:「攻擊脊椎!」

骷髏聞言突然口中喃喃有詞,用力揮下手中巨斧,岩泉、影山、青根和孤爪驚愕的看著空間突然被劈開裂縫,此時日向已敏捷的繞到骷髏身後,被巨大的身型擋住眼前的異樣。「翔陽──」孤爪驚叫,日向身形頓了一下但已收不回攻勢。異變來得太突然,他們來不及反應,日向和骷髏一同墜入裂縫,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天地間立即恢復成先前的祥和,大夥心有餘悸的面面相覷,宛若方才發生的一切只是一場噩夢。然而消失的日向和身上餘下的傷痕,都一再提醒著他們這是現實。「怎麼辦?」木訥的青根打破沉默,雖然面容是一慣的無表情,但簡短的語句有著顯而易見的憂慮。

「日向應該不會有事。」岩泉擰著眉,但語氣頗為堅定,讓混亂不安的隊伍稍作定心。「希望如此......你知道剛才那個是怎麼一回事?」和日向交好的孤爪吶吶開口。

「可能是時空裂縫。」岩泉說出自己的推測,畢竟他比在場的所有人都活得久,見聞也較為廣闊。「我一直以為這只是謠傳,沒想到竟然能親眼見識到......」岩泉一直以為自己活了幾百年,什麼大風大浪沒見識過?沒料到世界的驚奇居然如此之多。

「時空裂縫嗎?等等......讓我想想,我對這個詞有印象。」孤爪驚訝過後皺起眉頭苦思,嘴中喃喃骷髏、巨斧、時空裂縫,反覆多次後臉上浮現恍然大悟的神情,收緊在魔杖上的手放輕了力道。

孤爪的神情放鬆許多,其他人也跟著鬆懈下來,眼帶希冀的等待孤爪解釋。「只有Boss級的骷髏擁有穿越時空的能力,但這項特殊能力有限制性,五日內它一定會被強制遣送回來這個時空。那隻骷髏身形巨大,行動稍微遲緩了些,翔陽的敏捷性很高,只要躲得開攻擊應該會平安無事。所以我們所要做的,就是等。已經知道骷髏的弱點在哪,等到傳送回來,要一舉擊敗它不難。」

「那麼也就只能等了,大家先治療身上的傷口吧,這幾天就先待在這塊區域。」一向是隊伍中發號施令的日向行蹤不明,岩泉暫代其職下指令。擅長治癒的青根,立刻就捧著一大堆藥草回來替隊友治療。

失去了隊內的氣氛活躍者,接下來幾天隊伍的氣氛異常沉悶,他們這時才認知到日向在隊伍中的位置有多重要,也就更加擔心日向的安危。然而等了四天還是沒有任何會出現時空裂縫的相關預兆。

時日來到底線的第五天,他們緊繃著神經等待骷髏和日向的出現,從日出等到日落,終於颳起怪風。閃電斷開黑夜,縫隙中伸出陰森的白爪撕裂夜空,巨大骷髏破空而出。

「翔陽?」密切注意日向身影的孤爪,見裂縫即將密合卻不見人影,難得放聲大喊。大夥滿心焦急,喊著日向的聲響此起彼落,被冷落的骷髏似乎心有不甘的拿起巨斧胡亂劈砍。

裂縫消失前,突然傳來哇啊啊啊啊啊啊啊──的驚叫,接著日向從縫中側身躍出,恰巧落在骷髏的頭頂上。猝不及防的骷髏被壓倒在地,青根和岩泉見機不可失,立刻上前重擊骷髏尾椎,白骨喀拉喀拉的碎裂後化成輕煙,消失在他們的眼界。

「耶?所以死人骨頭被我們打敗了嗎?」日向呆愣在地揉揉方才因降落不當而摔疼的頭,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嗯。翔陽你沒事吧?」孤爪連忙跪坐在日向身旁查看有無異狀,青根手上不知從那變出一堆草藥備用,岩泉也眼帶關切的探查,只有影山大力的揪住日向的衣領破口大罵:「你這個拖後腿呆子!因為你大家在這裡停了五天!」

日向還來不及回嘴,一個拳頭就直往影山頭頂招呼,突然遇襲讓影山滿腔怒火,猛然轉頭發現出手的是岩泉,眼底浮現的訝異消解本來要出口的怒罵。在一旁的白魔導士默默將兩人關係的轉變收進眼底。

「明明也很擔心日向的安危,不要把關心的話語說得這麼難聽!」岩泉額角爆出青筋,「日向你別往心裡去,影山被教壞了,他不是那個意思。」

日向擺擺手,「我不會在意的啦,而且你都已經替我揍影山了!」日向看到影山被揍忍不住竊笑。「都一起旅行這麼長一段時間,影山是什麼個性大概也知道了,跟那邊的影山一樣──都是凶巴巴,講話又很壞,但其實人還可以。在那邊的我好像也挺習慣這樣的。」

「那邊?是指你穿越過去的那個時空嗎?」孤爪問。

「對對對!我跟你們說──那個時空好有趣!而且你們也都在!雖然大家的穿著都和現在都不一樣,說的語言也聽不懂,但在那裏的我們,因為一種球的競技聚集在一起了!」憶起那邊的經歷,日向的雙眼迸發光芒。

其他人都被勾起興趣,就連沉默的青根視線都被引過去,日向興致勃勃的接續:「那種競技是隔著一張網子,兩方人馬每一方有六個人站在場上,我很不幸的又和影山同一隊飽受欺凌──痛痛痛痛痛!把手拿開啊臭影山!」

岩泉拿開影山掐在日向頭頂的手,用眼神示意日向繼續。「但不得不說影山還是很厲害,從他手中傳出去的球,就和他射箭的技術一樣神準!我們在球場上合作無間,對手往往被我疾風般的速度加上飛馳空中的姿態驚呆,感覺實在是太痛快了!尤其是對方還有人阻礙我擊球,我卻還能得分──啊!其中一個阻礙我擊球的人就是青根!青根的隊友也很高,就像鐵壁一樣,但還是被我們隊上的鬍子大叔打破了!」回憶起熱血噴勃的時刻,日向的血液此時此刻也跟著沸騰。

「研磨所待的隊伍和我們隊是宿敵的關係,雖然是這樣,但我和研磨的關係還是很好!你們隊伍的接球能力很高,而且有個攔網很厲害的人,黑色頭髮亂得非常有性格,重點是給人的感覺還蠻恐怖的!」

「總覺得翔陽說的那個人,我應該知道是誰。」研磨想起了已經成為魔王親信的朋友,他加入隊伍的主因就是想從魔王手中將友人拯救回來。

「然後岩泉所在的隊伍──雖然岩泉很帥氣也很可靠,在隊伍中完全可以委於重任,但是我印象最深的反而是和影山打同個位置的人。他有著張揚的棕色頭髮,還長著一張美型到讓人覺得十分不爽的臉!他的發球很可怕,而且影山非常非常非常的在意他──好像還有點自卑的樣子!」

「啊?你說什麼?」影山一臉陰沉,再次伸手掐住日向的腦袋。

「我也覺得日向說的人,我在這個世界很熟悉......孽緣啊,我是做錯了什麼才會和這麼麻煩的傢伙糾纏在一起啊?」

影山聽見岩泉的喃喃,心臟緊縮了一下。果然是那個人嗎?──不,在這個世界是魔,和我在其他時空也依然會相遇嗎?岩泉前輩在那裡,也依然和那個魔關係緊密嗎?我和那個魔又處在不一樣的陣營了?我覺得贏不過他嗎?

我還是.......很在乎他嗎?

一連串的問號惹得影山頭隱隱作痛,想追問卻又不知從何問起,也不知道就算得到這些問題的答案,又能如何。

「雖然在那邊的生活很有意思,但很害怕回不來,一直沒什麼睡,現在回來了放下心中的大石,一下子就覺得好累喔......」日向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眼角泛出淚花。

眾人被感染也紛紛打起哈欠,這幾天他們也掛心著日向是否能順利回歸而惴惴不安,如今人順利回來,卸下心中的憂慮後疲憊湧上。草草結束晚餐後,大家立即歇息迎接一夜好眠。

除了影山飛雄。

斷斷續續的睡眠因那個魔入夢而串起,夢中的他拼命追在那個魔身後,不論如何努力奔跑都抓不到那個距離指尖只有一釐米的背影。他以賭上一切的姿態用力向前撲,雙手碰到那個魔的腰側時,他欣喜若狂,但是最終發現他攫獲的,僅是一團看不清的幻影。

他再次從夢中甦醒,恍惚中發現用來當枕頭的披風莫名的濕了一塊。天邊已漸露熹光,但還沒有人起身,疲累的意識讓一向早起練習射箭的影山,破天荒的決定要繼續賴床。

「喂..................山?喂!起.......啦!」

富有活力的嗓音吵得影山皺起眉頭,翻身想避開吵雜繼續沉入睡眠。日向見狀大喊:「都已經醒了就不要再睡了!你是豬嗎?都已經什麼時候了還睡!」

影山用力撐開眼皮,光線刺得他反射性得又閉上眼,手遮著緩了好一段時間再睜眼,發現日頭居然已經升上了三竿。

「哇啊啊啊啊啊──影山你的眼睛怎麼腫成這樣!」日向對腫得像核桃的眼睛驚叫,隨即又噗哧笑出聲,「影山你該不會是因為我回來,開心到偷偷流了一整夜的眼淚吧!」

日向的音量惹得大家的目光一齊刷到影山身上。「誰會因為你回來就哭啊?」影山暗忖著眼睛是真的不對勁,酸澀又撐不太開。撥開擋在面前的日向,拖著步伐走到河邊洗臉,他皺著眉看著倒影投射出腫脹的雙眼,他依稀記得似乎做了什麼很難受的夢,但什麼內容都想不起來。

一整天下來夥伴們都以異樣的眼光關注毫無自覺被觀察的影山,到隔天發現影山已經與往常無異,才又繼續踏上剷除魔王的路程。

to  
be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深 的頭像
云深

云深不知處

云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