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影交往同居設定
#寫給親友的生賀,拿來假裝有寫及川生賀_(:з」∠)_

及川邁開沈重的腳步踏上台階,華美的臉龐展露輕巧的笑意,在此起彼落的閃光燈中揮揮手。他走向擺著麥克風和鮮花的長桌,觸目所及讓他決定更改原先擬好的開場白。

及川對著台下微微欠身行禮,快速地逡巡會場一圈,在一群熟悉的隊友中看見特別熟悉的人——他的同居人影山飛雄坐在邊側,手裡拿著一個被外套掩蓋的東西——,及川原本以為今天應該也見不到人影,因為今天的存在,使得他們之間遲遲達不到共識,影山已經離家出走好幾天。

及川和影山對視片刻,他呼出一口長氣入座,清清喉嚨後打開麥克風,向現場的媒體記者、隊友、粉絲等人打過招呼並致謝,收斂慣常掛在臉上的笑意,難得在鏡頭前神情肅穆,正式進入他的退役感言。

「當我走上來,看到這張桌子和擺在這裡的鮮花,我有一瞬間覺得這張桌子是個墓碑,而今天要發表的感言是一段墓誌銘。」

連綿的喀嚓聲在這一刻集體緘默。

「我第一次接觸排球,是在八歲那一年的奧運直播,其中最令我著迷的就是帥氣的跳發,所以我才有幸在這裡和大家見面。這幾年參加國際賽事,現場的攝影機有時候會讓我想著:『說不定有哪位小朋友看了及川先生發球的英姿,就成了下一個明日之星了!』」

自侃的說法舒緩現場凝滯的氣氛,及川的神情在鎂光燈下恢復成一貫的笑意。

「從八歲到二十八歲,和排球為伍已經足足有二十年。在十八歲時,我曾經以為自己的能力到了極限,認為再怎麼努力也比不上天才,甚至慎重地思考過要放棄排球。但是我多走了十年,儘管路途充滿血淚與荊棘,但我終究和天才們走上同一個舞台,成為了隊友。」

台下長期關注排球賽事的記者知曉——及川徹比起那些早在高中就嶄露頭角,進軍全國甚至國際的選手,起步得相對晚,可說是大器晚成的類型。然而在了解得更深入的記者看來,及川與其說是大器晚成,倒不如說是生不逢時,不巧在同個地域遇上兩個同時代的天才。

「不是每一種才華都能順利開花,但是如果沒有用心去灌溉,就絕對沒有開花的可能。我已經見過這朵花最美的樣子,雖然它因為膝蓋的傷而逐漸凋零,但它的花瓣會落在這塊屬於排球的土地上,成為其他才能開花的養分。」

「我很慶幸自己始終沒有停下腳步,即使今天過後也不會,我的排球生涯還遠遠沒有結束。所以這個——」及川屈起指節用力敲擊桌面,「這個不會是我的墓碑,而是我的里程碑;在這裡說得話不是墓誌銘,而是下一個階段的宣言。謝謝排球帶給我許多重要的、珍貴的人事物。」

及川的眼神迎向隊友那區,在影山身上多停了幾秒。

「謝謝所有在一路上支持我的人,希望接續的日子也能從你們那裡得到動力。無論如何,我心中的那顆排球永不落地。謝謝。」

及川起身深深一鞠躬,台下的掌聲和閃光燈不絕於耳,緩下來後及川才坐回去接受記者們的提問,證實他的下一步要往教職發展,而非謠傳的走向娛樂圈。

逐漸消停的提問將退役發布會推向尾聲,及川驚嚇地看著龐大惹眼的花束朝他步步逼近,台下的拍照聲、議論聲霎時間如同沸水翻騰,整個會場散發著非凡的熱氣。

從沒想過會從飛雄手中收到花呢——而且居然是這麼浪漫的花束!但今天可是我的退役發布會喔?在這種場合送紅玫瑰到底該從哪裡吐槽起啊?那個數量目測應該有九十九朵吧?飛雄你這個大笨蛋倒是在情人節送我這個啊!你們為什麼不阻止飛雄啊?只用外套遮住有什麼——

及川瞪了一眼跟在影山身後竊笑的隊友們。他的腹誹停在影山抬起低垂的頭,他看見那雙墨藍瞳內泛著淚光,頃刻間內心軟得一塌糊塗,一股酸意衝上鼻腔。

及川忍住湧動的情緒開口,「飛雄送這麼一大束玫瑰花,明天體育版的頭條就不是我的退役發表會,而是你當眾對我示愛了!白白浪費我想了三天三夜的退役感言,你該怎麼賠我?要不要乾脆來個現場單膝下跪?」

及川一時拿不準影山在這個場合送這個是什麼意思,顧慮兩人的關係會在大眾面前曝光,就用調笑的口吻將這個意外塑造成徹底的玩笑,現場發出的哄笑聲讓他鬆了一口氣。

「啊?」影山一臉茫然,顯然地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指示性非常強烈的舉動。

「影山選手,你為什麼要送及川選手紅玫瑰呢?」現場仍有記者緊咬不放——影山和及川之間的競爭與糾纏,再加上出眾的外貌,經常成為媒體瞄準的目標。及川的心高高懸起噗通噗通地狂跳,來不及搶先截斷影山的發言,所幸影山沒有做出引人疑竇的發言。

「花店店員推薦的,而且感覺及川前輩會喜歡玫瑰花。」

及川鬆懈下來揶揄了一句:「這位花店店員還真是『專業』啊。」,並用眼神暗示主持人控場,以免繼續脫序。

記者見影山一臉正直的坦然,及川調笑如常,似是真沒什麼曖昧之處,才在主持人的提醒下意興闌珊地停止追問,繼續獻花儀式。

及川和影山對視,聽見影山透過麥克風傳播的聲音有些失真地說著:「及川前輩是我成為二傳手的原點,無論及川前輩在哪裡、變成什麼身份,你都是我眼中指引方向的北極星。謝謝你沒有放棄排球。」

影山對及川行禮後上前獻花,及川抹去忍不住的眼淚才接手。

及川憶起國三那年燠熱的夏天,他希望眼前這個人未曾存在——那份灼眼的才能焦灼他的心思,他從未想過在排球方面,竟然能在影山心中有這麼深遠的影響。他總算有些明白,為什麼影山會對他選擇退役如此反彈。

原來他是影山的初心,信念一般的存在。

及川猜想影山大概回宮城的那幾天想開了什麼,才不復先前那般固執地無法諒解——認為他的身體明明還可以勉強繼續,卻毅然決然地選擇轉向幕後發展。

媒體曾經用商宿和參宿來形容及川和影山——及川如商宿,是夏夜中明亮耀眼的星;影山似參宿,是冬夜最引人注目的星。兩者都燦爛奪目,但是彼此在星球上的位置相對立,一方升起,另一方就必須落下,兩者不會同時在天空中出現。

當場上只能有一位二傳手時的確是這樣的。但是,他們之間卻又互相牽引。經過幾年間的兜兜轉轉,從隊友到敵手再到隊友,儘管有時還是得競爭同一個位置。如今,曾經覺得礙眼、希望消失的人,僅僅幾天不見就無比思念。

及川壓抑想緊緊擁抱影山的意念,帶上真摯的笑臉捧著花和影山合影。

結束發布會,及川領著影山到避人耳目的地方黏糊了一段時間,才和隊友們會合聚餐。席間及川悄聲問著影山到底和店員說了什麼,才會推薦送紅玫瑰。

「我問:『該送什麼花給無論他去了哪裡、做了什麼,都不想分開的人?』,然後店員就推薦我九十九朵玫瑰花。」

及川愣怔片刻後失笑,笑影山不在的這幾天又開始胡思亂想的自己——想著影山到底是喜歡他,還是他的排球?會不會因為不打球了就不愛了?諸如此類愚蠢的問題。

「那我錯怪那位店員了,的確很專業啊。」及川摟著影山的肩大笑。

隔天下午,得空的及川賴在沙發上用手機瀏覽訊息。他的退役消息果然成為體育版的頭條,他捧著花束和影山的合影不出意料的也被放上去了,那個畫面讓他想起前些年搜尋自己的名字時,因為打錯字而誤打誤撞找到的論壇——雖然各種改動漢字或是利用諧音之類,他還是判別出裡面有著不少他和別人(大多數是隊友)變成配對的討論甚至創作,其中他和影山配對的相關物也不少。

影山在他退役時送上紅玫瑰的事蹟變成熱門消息,他看到一些頗有意思的留言。

能把退役發布會弄成求婚現場的影山選手真是了不起。

一開始我本來以為在參加喪禮,沒想到居然是婚禮啊。

那麼多玫瑰花,都可以洗玫瑰浴了!

玫瑰浴play這個完全可以有!

根據及川觀察已久的經驗來看,玫瑰浴play的創作大概這幾天就會出現了。後面討論起獻花時的情景,及川被某一樓的留言觸動,停住了滑動的手。

——獻給你,我所有的愛情。

往下幾樓說著那樓的說法有點不吉利,因為花期有限,彷彿愛情會因此而消逝。

及川興起回覆的意念,他慎重地在打字欄鍵入文字送出後,後面好幾樓都複製貼上他的話語。

——花會枯萎,但愛情持續用愛澆灌,會盛開到久遠。



Fin


嗯,寫到後來不太確定自己在想什麼在寫什麼了。
想得很多很雜很細,但囿於時間限制以及題材,所以寫得粗淺概略了
大概也是觸及告別相關的題材不忍細想以免傷心……


謝謝小花在萌及影這條路上給予我及同好的鼓勵與支持
愛已盡,不強求不強留,聚散終有時。
雜感太多反而不知道要說什麼,就再說一次生日快樂吧。
另,也請讓我借花獻佛的提前祝及川生日快樂
修羅期實在是沒有心力再寫及川生賀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深 的頭像
云深

云深不知處

云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