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這裡是文庫性質,近期寫文倉促,鋪陳不足請見諒。首圖來自P站id=46055269。


04

主題:Omega好好吃藥很難嗎?信息素煩死了

及川睡前用手機刷學校論壇的手頓了一下,退出介面點開綠色的通訊軟體,丟訊息給名稱為臭小鬼的人。

飛雄,有按時吃藥嗎?別忘了唷。

隨後又重啟學校論壇,進入那個光看標題就會引戰的帖子。

1L 
身為Omega就管好自己的體質,該吃藥就吃藥,別亂放信息素干擾他人,用信息素勾引Alpha很好玩?老子這三天都被信息素弄得吃不好睡不好玩不好書讀不好整個人都不好了!還讓不讓人活啊?

2L
多一點包容少一點精蟲

3L
精蟲上腦的樓主有按時吃藥嗎?

目前僅有兩個回覆,及川打了個哈欠,決定睡醒後再看風向如何。

實際上五感優於一般Alpha的他從上周開始,就感知到有不同的Omega陸陸續續在發情,但詢問周遭的Alpha,大家都表示是他想太多,甚至揶揄他思春。後來各種活動和邀約接踵而來,忙碌的生活讓他無暇將這件事擱在心上,一閃而過的異樣感也沒深究。

反正Omega的信息素一向對他影響不大,除了剛才傳訊的對象。

影山在他國中畢業那天突然發情,是他第一次直接面對發情的Omega。沒有太多時間去驚訝──擁有天賦的後輩居然是偽裝成Beta的Omega,眼前的光景就攫獲他全部的注意力。

濕潤的眼睛盪漾著無助
泛著紅潮的雙頰溢滿慾望
拼命磨蹭的身體燃起熱烈火光
仰望的神色內僅僅映著他的身影

他主動送上唇舌,不斷交換彼此的津液,懷裡的人癱軟得抓不緊他,回應轉弱卻又執拗的不肯撤出,直到漸漸溫馴的姿態讓他意識到──不夠、還不夠、想要的,不只這些。

他抽出纏繞的舌尖,側頭想咬後頸腺體時,看見自己留有神智時預先覆上的手,驚覺煞不住的慾望居然想永久標記,急急轉向旁邊的肩頭重重咬下。宛如煞車失靈的行車極力避免追撞前方車輛,只能調動方向盤撞上旁邊的分隔島。

自撞般的理智失控,讓他留下陰影。

此後追求的對象只要是Omega就一律排除,也養成隨身攜帶特效藥的習慣以自保,畢竟優秀如他──體質判定為Alpha中屬高等別級,沒少遇過Omega刻意在他周遭發情的算計。

雖然判定書曾讓他覺得諷刺──身為高別級的Alpha,卻還深感來自Omega的天才後輩的壓迫──他想過,如果在岩泉還沒告訴他──總是六個人那方更強──之前就遇上影山發情,會不會就像那天差點出手揍人的失控,就直接對影山進行不可磨滅的永久標記?

時過境遷,他已經接受天才就是讓人火大,不論是什麼屬性的體質。況且,影山還是個不自恃才能就鬆懈的天才。

影山身為Omega體質唯一的缺失,大概就是即使經過大量的體能訓練,仍無法克服做為場上觸球最多次的二傳,保有打滿五局的體力。

再次點開和影山的聊天視窗,訊息仍然顯示未讀。深夜兩點多,應該也已經睡了。手指滑過那個用排球當頭像的名稱,敲送訊息發出。

飛雄換上自己的照片啦,一直用排球當頭像一點新鮮感也沒有!

及川想著下次再有機會碰頭,應該是飛雄上大學的時候,還要再等兩年,還要很久。

他不能否認心裡的矛盾,不想被影山超越,卻也不想影山不追上來。留下一勝一負的戰局,他有把握影山會追上,就像他在國三時放話引誘一樣。

至於影山的追逐,除了排球與勝負外還有什麼,他暫時還不想細究。

特效藥已徹底無法壓制發情熱潮。

最初的短期標記維持了五天,再來是三天、兩天.......標記間隔的天數逐日縮短,發情強度卻不降反升。

起始勉為其難的接吻,至今進展到順其自然的擁吻,月島也不再刻意壓制影山在他口腔內竄動的舌。影山從察覺自己發情,到完全失去理智的時間越來越短,散發的信息素也越發濃烈。

對月島的誘惑也越來越強。

壓制咬腺體完成永久標記的念頭,讓月島已不再有餘裕嘲諷影山,他必須全神貫注的維持理性,以防一不留神,造成影山以後只能對他發情。

但眼前的人完全不知道他的艱辛。

失神的迷濛柔和一向繃緊的線條,顯現原本清秀的面目。來不及吞嚥的津液順著下巴流淌到衣領,異樣的姿態讓月島不慎走神的想著──Omega的本能居然能改變一個人的氣質神態,真可怕。

發現Alpha分心的影山,嘴上唇舌糾纏不休的程度加劇,下身甚至勃發的蹭著他。

喂喂,別得寸進尺啊。

月島推開影山,分離的唇洩出收不回的變調呻吟。

「嗯.......及、川──」話還沒完整就被堵回,隨即嘴唇遭受重重一咬,血的味道蔓延開來。

影山的下頷被高高仰起,再次分開的唇舌,讓他緊緊抓住Alpha,渴望中斷的接吻繼續。月島止住影山的躁動,強迫影山失焦的眼睛對上他。

「看清楚,我是誰。」

影山的視野糊成一片,只能看見一團高高的形體,渾沌的腦袋只知道他需要一個Alpha,而眼前的人是個Alpha,其餘的他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只能以搖頭取代回答。

「仔細看,我是誰。」

語調越顯強勢,清冽的信息素卻成反差斂回,撤退的信息讓影山似乎恍惚的意識到,不回答這個問題,體內那頭野獸就得不到安撫,得不到安撫,會很難受。

他努力瞇起眼,模糊放大的形體慢慢聚焦,成團的影像削減成高挑,輪廓逐漸變得清明。熟悉的眼鏡和琥珀色瞳孔映入眼簾,但神情有種他現在無法判別的陌生,攪得他發熱的思考更加困難。

這到底.......是誰?

高高的
戴、眼鏡
會幫、我
沒有那麼.......討人厭。

幾組關鍵字在腦中拚湊,影山遲疑的語帶探問:「月、島?」

月島一手覆在影山的後頸,一手摟人,嘴唇用力的壓回,舌頭挾力輾入口腔內肆虐,影山好不容易回籠的一點神智立刻被擊潰,繼續沉淪在欲望的漩渦。

又痛又麻的吻結束這一波的情欲,月島再次推開影山。

「我答應幫你,不代表我願意當替代品。」

影山看著離去的背影,後知後覺的發現──其實月島根本沒有義務要幫他。


午餐時間,踏出一年四班教室門口的人,紛紛閃避站在門邊擰著面孔躊躇的影山。所幸山口不久後就返回教室,拯救不知所措的影山。

「來找阿月嗎?我幫你叫。」

對於不對盤的月島和影山交集密切,山口已經從最初的驚訝到習慣,立即探頭喊人。

月島步調徐緩來到影山跟前,「王者大駕光臨,有何貴幹?」

影山不太懂月島過於文言的用詞,但那副表情一看就讓他火大。「這個給你。」壓下怒火,他沒忘記特地跑這一趟是為了什麼。

月島眼前出現一瓶被掐得變形的鋁箔包,是影山常喝的酸奶。

大概,是想為早上發生的事做一點彌補。
酸奶──全憑自己的喜好來論定他人,果然是個自我中心的傢伙。

月島睥睨著影山,沒有接過手。

「王者御賜的飲料,庶民擔當不起。」

「好好說人話很難嗎!」影山忍不住吼出聲來。他已經為了這件事煩了一個上午,連打瞌睡的餘裕都沒有,結果換來的還是被拒絕的難堪。

月島本想反唇相譏,但影山的音量引來不少探究的目光,他嘖了一聲,決定換地方說話。影山跟著月島到少人經過的樓梯間,手中的鋁箔包幾乎掐爛。

「喂,如果你不喜歡酸奶,我請你吃包子,口味你自己選。」

影山想了想,猜測可能是食物的問題。但他實在是拿不準月島的口味,只知道坂之下商店的包子,月島是會吃的。以前大地前輩請吃包子,月島沒拒絕過。

王者果真是個笨蛋。
不喜歡什麼的,和食物一點關係也沒有。

月島才剛這麼想,就聽見影山說:「那個、早上我.......」惴惴不安的接續,「不是故意的。」

影山全然沒有自覺在發情期間,到底做了些什麼。回憶事發,腦中是一團模糊。但月島離去前的話語,他想起泛冷的夢;想起今天醒後看到通訊軟體的訊息;想起月島之前的推測。

然後無可抑止的想起及川。

「對,你不是故意的,是有意的。」月島勾起嘲諷的笑。

突來一陣濃烈的香甜強勢鑽入月島鼻尖,打破走入死局的對話。

「又有Omega發情。」月島眉間摺了一下。

自從做出可能是藥劑失效的推論後,月島一直在注意校內有沒有Omega也落入相似的窘境。前期他偶爾會聞到Omega發情的信息素,他無法判別那是常態發情,還是和影山一樣的情況。

而這幾天,香氣宛若被催發似的強烈,但都沒有這次像是炸開來般劇烈。

教學樓開始騷亂,自制力不強的Alpha,已經克制不住本能的尋找發情的Omega。不久後校內廣播已安置發情的Omega,並要求所有學生返回班級,各班的導師嚴格管控班級狀態,以及未被標記的Omega避免落單,也盡量避免與Alpha共處。

月島掃了影山一眼,拿走那瓶酸奶,「回教室。雖然早上標記過了,你還是注意點。」

饒是遲鈍如影山,也明白事態的嚴重性,凝重的點點頭。

返回教室的月島,立刻被山口急切的問話。「阿月,你還好嗎?剛剛班上有幾個Alpha都追出去了,連我都聞得到那股香味。」

「沒事。」月島心想,連影山那種的他都能克制下來,剛才爆開的算小事一樁。

「真不愧是阿月!」山口的眼中盡是讚賞,隨即想起另一件掛心事。「那和影山之間還好嗎?你們在門口似乎起了爭執。」

山口看出月島不想搭話,連忙道歉,「阿月抱歉!我只是覺得你們之間的關係比以前好很多,如果有什麼誤會,還是解開比較好。」

月島停下拉上耳機的手,「關係好很多?」他沒想到,在山口眼中看來是這樣。

「是啊,阿月你看向影山的頻率高很多,影山也變得經常找你說話。」

「那是因為影山有求於我。」

「耶?原來是這樣嗎?」山口一臉驚訝,難怪影山最近來四班的頻率變高,月島也時不時指使影山做事,還戲稱影山為跑腿的王者。「但感覺你們之間的氛圍,好像和施予、求助這樣的關係,又不太一樣?」

「哪裡不一樣。」月島壓下心底升起的煩躁,連帶將問句壓成否定句。

山口意識到月島的反感,搔搔頭堵回心裡的疑問,提醒月島午休時間快結束,趕緊把被影山打斷的午餐食完。

月島食慾不振的搯起遺留的午餐,吃沒幾口就收起,目光落在桌上的酸奶。

哪裡不一樣。

本能歸本能,理性歸理性。

但是,為什麼會如此在乎被當成替代品。
如果單單只是要平息影山的發情期,和影山喜歡誰有什麼關聯。
如果單單只是出自於Alpha對Omega的獨佔欲,為什麼剛才那個Omega發情,還能無動於衷。

胃裡攪翻不散的黏膩,又算什麼。

像推敲不出過程的數學證明題。
到底,哪裡,出了錯。

吸管插入扭曲不成型的酸奶,啜了一口。那股酸滑過食道溜到左胸口,酸得他突然激出另一種思緒。

無關至緊的題目,為什麼非得解開不可,又不是入學考試。
只是個高傲的單細胞笨蛋,而且看不順眼的隊友罷了。
已空的鋁箔包,在空中劃出拋物線落入垃圾桶。

不需要的,丟掉就好。

月島戴起耳機隔絕周遭喧鬧,卻屏蔽不了內心的噪音。


05

晚睡加上晨練的疲憊,及川盤算著上午通識課的老師不算嚴格,入教室後,特意坐到偏僻的位置補眠。睡眠維持不久,就被身旁竊竊私語的同學吵醒。

睡眠被打斷讓他有些惱火,雖然在上課睡覺的行為對老師失禮,但至少不影響同學的權益。他賴在桌上閉目養神,決定再等觀望一下他們會不會自主閉嘴。耳邊說笑的聲響沒有止歇,他抬起頭意欲阻止,在舌尖轉的話語,被他們轉換的話題切斷。

「朋友就讀專收Omega的學校,他說這一周左右,校內有些Omega不知為何控制不了發情,明明有吃抑制劑,甚至連特效藥都打了,但就是壓不下來。」

「難道是抑制劑有問題?但如果是藥劑出問題,應該會出現大規模爆發,早就上新聞了。但是沒看到什麼消息啊?」

及川沒再細聽他們的對話,拿起手機就點開論壇,深夜那個帖子已成熱門帖。除去前幾樓的嘲諷有點燃戰火的意味,後續的回覆掐熄導火線,引發另一種走向的熱潮。

5L
樓主你不是一個人,有Omega發情不是錯覺

12L
有其他Alpha注意到嗎?發情的Omega是反覆在發情,而且間隔時間越來越短,是不是藥劑出了什麼問題?

14L
我是Omega,有按時在服藥,沒事啊。應該不是藥劑的問題

28L
我有個Omega的朋友,在上周突然發情緊急注射特效藥沒用,已經被不認識的Alpha標記了......這時就痛恨自己不是Alpha,不能幫他臨時標記

32L
如果真有28L說的那樣,為什麼沒人發帖啊?假的吧

46L
據說外校也有這樣的狀況,還沒永久標記的Omega小心一點

53L
回32L,Omega控制不了發情還被不認識的Alpha標記傷害已經夠大了,上來發帖還要被你這類型的人質疑造假,那是二度傷害

67L
班上有個Omega發情!!!那些Alpha像瘋了一樣好可怕!!!

81L
如果我是Omega,控制不了發情這種事不會聲張,誰知道會不會有心懷惡意,或以狩獵Omega為樂的Alpha在伺機而動

……

……

…....

終於知道先前忽略的異樣感是什麼。

就如同12L所提,發情的Omega是反覆在發情,因為不同信息素的味道一直在重複,而且頻率越來越高。那些味道的多樣性隨著時間拉長越來越少,搭配回覆內所提及的,最有可能的推斷就是那些Omega,已經陸陸續續被永久標記。

大致瀏覽完回覆,及川指尖泛冷。


他又傳訊息給影山,微顫的手指讓他刪掉語句好幾次才送出內容。

飛雄你的身體有出現異常嗎?有沒有控制不了發情期之類的?

及川深呼吸,告訴自己:沒事、別慌,從回覆來看,沒有異常的Omega還是很多的。而且飛雄的臉和國一時比起來兇多了,個子和武力值又高,應該不會有事的。

但是發情期會被本能主宰,就像之前那一次......

課間同學們熱烈討論著Omega突然發情,及川充耳不聞。他不斷地給自己做心理建設,又擊碎再重建,直到下課才精疲力竭的結束這場精神耗弱。

及川下午沒課打算回住所補眠,在路上遇見排球部的前輩,憔悴的神色被揶揄了一番是不是縱慾過度。他三言兩語的打發過去,才猛然意識到──幹嘛要想這麼多!

但眼睛仍查看手機發出的訊息是否被讀取。

意識到這樣的行為,他扶額哀嘆自己到底在幹嘛,最後決定拋開一切,先睡再說。他睡得並不安穩。似乎夢到了什麼,在睜眼那刻情節就消失的無影無蹤。揉揉發疼的太陽穴,他覺得這一覺睡醒比沒睡還累。

及川抓起手機查看,發給影山的訊息已讀,但沒有回覆。額角爆出青筋,手指飛快地敲打:臭小鬼,別已讀不回啊!

按捺不住焦躁的心情,一連發了好幾條訊息轟炸。

手機突然跳出回覆,及川心突了一下,定睛一看,是隊友來訊提醒傍晚要去友校打練習賽。

不是來自影山的回覆而是在日常不過的消息,驀然鬆弛他過於緊繃的神經。他終於冷靜下來思索著:首先,出現異常狀態的Omega是少數,飛雄是那個倒楣鬼的機率偏低。再者,萬一真有什麼,高中的校園生活比大學緊密,應該比較容易找到人幫忙──

及川想起短期標記需要體液交換,強行要自己相信影山絕對不是那個倒楣鬼。他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雖然他覺得下午沒什麼休息,但在昏沉之際時間也接近五點。他整裝出門到附近覓食後,和隊員會合一同出發。

中場休息時間,大夥們群聚討論起Omega失控的事,事情已經大到引起媒體高度關注。及川藉口體育館太悶出去透透氣,離開他不太想碰觸的話題。走到洗手台掬起涼水潑臉,試圖降下又升起的焦躁。

他深吸一口氣,入肺的沁涼空氣中途猝不及防的變成濃烈的信息素。及川嗆了一下,順著味道拔腿在不熟悉的校園狂奔,然而當視線可及時,他已經來不及阻止。

──失去理智的Alpha探出犬齒,咬住毫無反抗之力的Omega的後頸。

及川呆愣在原地,直到其他隊友追出來才找回神智。

當晚及川作了一個夢,和在友校發生的事如出一轍的夢。他拼命的狂奔,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跑到大口喘息仍感受不到空氣吸入肺部。當他趕到時,面目未知的Alpha已經咬下腺體,被標記的Omega是一張再熟悉也不過的臉──

他在那一刻窒息,然後驚醒。

冷汗涔涔濕透後背,他拿起擱在床頭的手機,螢幕在夜中泛著刺眼的冷光,影山仍然沒有回覆他的訊息。第一次探問服藥是否按時,有讀有回。後來是已讀不回,再來是不讀不回。他轉而傳訊拜託青城的後輩──不考慮國見,時機這麼敏感,被國見發現影山是Omega的機率太高,還是麻煩金田一在社團結束後,到烏野一趟探看影山的狀況如何。

緊繃的神經越拉越緊,及川換了件衣服後,後半夜遲遲沒有入睡。心神不寧的結束上午的訓練與課程,和朋友在食堂覓食時,聽見午間新聞傳來插播的最新消息。

「藥檢局已證實抑制劑成分遭受汙染,對十三歲以下首次發情的Omega失效,並且反有催情效用。」

──飛雄第一次發情是在國一,年齡約十三歲。

──飛雄,有按時吃藥嗎?別忘了唷。

──我有按時在吃,沒有忘記。

簡短的訊息浮現在及川腦海中,接著是一片空白。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深 的頭像
云深

云深不知處

云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NACO
  • 太太怎麼知道我超愛ABO嗚嗚嗚嗚(鬼才知道#
    太美味了!!!!!!看的我也好緊張(究竟)
    哭求前輩快標記小飛雄!!!!!
    太太文太棒坐著等後續!!!!
  • 訪客
  • 求後續❤(ӦvӦ。)